时时彩预测软件有用吗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
所在位置:时时彩预测软件有用吗 >> 廉政教育 >> 廉史鏡鑒
大器晚成的皇甫規
發布時間: 2019-08-08 08:29:51 來源: 中國紀檢監察報

東漢時期,曾有一位名臣,直到三十七歲時還是一介布衣,沒有踏入仕途。有人說出名要趁早,這位名臣卻不是如此,可以說他大器晚成。無論是出名趁早,還是大器晚成,對于為官者而言,最緊要的是有干事擔當的能力與清正廉潔的品質,如果兩者缺一,很難行穩致遠。

這位大器晚成的東漢名臣叫皇甫規,字威明,安定郡朝那縣(今寧夏固原東南)人?;矢嬉簧逭?,抨擊強暴,曾數次遭到奸人陷害,仍無所畏懼,剛正不阿,為緩和漢羌矛盾,維護邊疆地區的安定,做出了巨大貢獻。

布衣論兵  斥責惡行

東漢永和年間,三十七歲的皇甫規還是一介布衣,他見到征西將軍馬賢討伐反叛的西羌人,卻對手下士兵體恤不足,便做出了馬賢要敗的預言。沒過多久,馬賢果然被羌兵所滅??そ粗謝矢嫻木虜拍?,任命他為功曹,皇甫規率八百甲士,與羌兵勇猛交戰,終于使羌兵退卻。

皇甫規因為戰功被推薦為上計掾(漢代有地方向中央報告一年治狀的制度,稱為上計制度,上計掾是協助郡縣主官上計事務的官員),后來羌兵又大舉騷擾隴西,皇甫規上書自薦道:“我曾上書,馬賢必兵敗,這并非偶然說中,而是我通過事實觀察而得出的:其一,每次出兵,耗費無數,其資財皆出自老百姓,卻落入貪官之手;其二,對羌戎安撫不力,這才引起了禍國殃民的戰亂;其三,虛報軍功,報喜不報憂,士兵長年受奸詐長官的壓榨……”但皇甫規平羌的要求并未得到朝廷采納。

到漢沖帝、漢質帝時,皇甫規以賢良方正之士被推薦,在朝廷考核他時,他直言不諱,痛斥外戚梁冀專橫跋扈,并慨然道:“君為舟,民為水,百官是乘舟者,梁冀是操槳者,若能同舟共濟,此乃黎元之福,但如此怠傲下去,必將沉沒于波濤之中,難道不該謹慎嗎?如今眾人皆唯唯諾諾,獨剩一些諂媚之言,我當然知道阿諛得福,深言近禍,但我豈敢拋卻良知以逃避職責呢?”

皇甫規的話被梁冀得知后,梁冀對他恨之入骨,將他的考核評為下等,皇甫規遂辭官還鄉。當地州郡官吏在梁冀的授意下,好幾次陷害皇甫規。但皇甫規心中安定,教書授業,講習《詩》《易》,學生達三百多人,共十四年。后來梁冀下臺,一月之內,朝廷五次召皇甫規入朝為官,他都拒而不受。

以德撫羌  彈劾貪腐

東漢延熹年間,羌兵攻營拔寨,殺劫搶掠,皇甫規主動上書道:“我已五十九歲,經歷過兩次羌亂,請授我有官階而無職事的散官,并給我備一輛車子,我愿幫助官兵,慰問百姓。其實,平羌并不難,癥結只有一處,與其費盡心思尋猛將去剿賊平亂,不如施行清平政治,與其精通孫子與吳起的兵書,不如郡太守奉公守法,漢羌安民樂業,方為長久之計?!庇謔淺⑷蚊矢嫖欣山?,持符節督察軍隊,很快就大獲全勝?;矢嫻耐胄龐既慫瞿?,他們相互勸告,有十余萬人歸降。

通過幾年努力,皇甫規終于平定了羌亂,但他發現安定太守孫雋強取錢財,聲名狼藉,屬國都尉李翕、督軍御史張稟濫殺降羌,作惡多端,涼州刺史郭閎、漢陽太守趙熹老弱不堪,尸位素餐,他們都倚仗著朝廷權貴的勢力,為害一方?;矢娌晃非咳?,將他們的罪狀一一上奏彈劾,最終這些人均得到了應有的處理。羌人知道后,態度為之大變,又有大批羌人來降,與朝廷關系更加親善和睦,邊疆終于迎來了多年未遇的清明安定。

不售私恩  秉公自辯

皇甫規擔任大軍統帥后,還都鄉里。他從不以公事而售私恩,不斷上書彈劾貪官污吏,并對朝廷里弄權為惡的宦官十分痛恨。當時朝廷和地方一些對他有怨恨之人便上書誣陷,說他用錢財賄賂叛羌,使之假裝投降。自此,朝廷責備他的詔書也接踵而至。

皇甫規坦蕩上書,為自己辯解道:“在羌人各部蠢蠢欲動時,朝廷對邊疆形勢非常憂慮,我一方面恩威并施,一方面整頓吏治,使各羌部投降,節省軍費無數。我認為這是忠臣本分,不敢稱功。而我彈劾的眾貪雖已得到懲罰,但其殘余對我仇視至極,爭相散布對我的誹謗,說我私下賄賂反叛羌人,使其假降。這怎么可能呢?如果說我用的是私財,我家中清貧,至今沒有一石以上的存糧,如果說我用的是公財,那也很好考證,官府的文書賬簿俱在那里備查……”

朝廷相信了他的忠言,召他入京,任命為議郎(顧問應對之官,秩比六百石)。依照皇甫規的功勛,應該加封侯爵。趁此機會,中常侍徐璜、左悺多次向他索賄,皇甫規一概拒之,惹得這些宦官惱羞成怒,欲又誣陷治罪?;矢嫻牟肯麓蛩閌占┣撲透扈?、左悺等人,以示歉意,皇甫規起誓不從。為此,皇甫規以沒有肅清叛羌余眾之罪,被判服苦役。太學生張鳳等三百余人前去宮門為皇甫規鳴冤,恰逢朝廷大赦,皇甫規才得以回家。

之后,皇甫規又兩度出任度遼將軍,為國治軍守邊。朝廷為其封侯,皇甫規卻讓封不受?;矢婢瞎〈?,病逝在召還路上,終年七十一歲。

《后漢書》在記錄了皇甫規的生平后,有一段評價,是這么寫的:“孔子稱‘其言之不怍,則其為之也難’。察皇甫規之言,其心不怍哉!夫其審己則干祿,見賢則委位,故干祿不為貪,而委位不求讓;稱己不疑伐,而讓人無懼情。故能功成于戎狄,身全于邦家也?!笨鬃鈾?,一個人如果大言不慚,那么他要踐行他說的話可就很困難了?;矢嫻幕爸っ魎男鬧忻揮脅牙?。何以未有慚愧?因為他覺得自己能力適合了才去為官,而為官能做到清正,見到比自己更有才華的人能主動讓賢,而讓賢之后不求得到謙讓的名聲,要言之,可歸納為八個字——不戀權位、不貪錢財。(蔡相龍)

相關文章